• 真圆阿奢黎
  • 唐密导读 (一)

    时间:2017-6-29 浏览次数:188 作者:真圆阿奢黎 点赞:1


    前言

     

        我们生活在佛陀圆寂后两千五百多年,这个时代的典型特征就是物质科学化,而人类的精神却在走向衰微,这大约是不争的事实。正信正行的佛子们有义务和责任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为人类精神的提升和文明的良性延续而至诚勤行。


        在佛教从初弘迄今的两千五百多年中,佛教的思想理论一直在发展变化,然而根本的主题依然是宇宙真理的实相,尽管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胆大妄为的投 机者炮制的伪经,但佛教依然向前发展着。佛教思想理论的诞生,从佛陀住世时代的原始佛教到佛陀圆寂之后的大乘佛教大约经历了一千多年,其后佛乘思想即 密教经典问世,而佛教的理论体系正是在中期密教经典出现后达到了顶峰。


        宇宙真理本然存在,经典的文字只是权宜表法的,并不代表真理本身,因此如果我们只在文字相上做功夫,那么便离真如理趣越来越远。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有三 昧耶戒的约束,好比执掌干将、莫邪之类利器,非德勇者不能动之。何以故?德勇者用之以利益广大,宵小者用之以罹患己人。


        密教为真如藏中之醍醐,大器量者食之能解真髓利益有情,小根器者食之难解妙味甚或荼毒自他身心,是以密教经典的阅读需阿奢黎指导方可。


        然阿奢黎虽表法殊胜,但末学仅为密乘佛法的初行者,故于真如的体解必然存有瑕疵,是以先向三世十方诸佛如来竭诚忏悔!惟愿三世十方诸佛如来善念垂护、历代祖师悲心庇佑。


        为华夏太平盛世虔心祈福!

        为世界和平安睦竭诚回向!

        为娑婆净土光明一心精进!

     

    庚寅初夏末资真圆于唐密精舍



     第一章 《大日经》简牍


    《大日经》全名《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共七卷三十六品,由善无畏大师翻译,其高足一行和尚记录。

    《大日经》成立于公元七世纪的中印度。前六卷三十一品可谓《大日经》的核心,卷七的五品则是供养法应用的阐述。其中心思想乃三句“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


    一、《入真言门住心品》

    “尔时执金刚秘密主,于彼众会中坐白佛言,世尊云何如来应供正遍知,得一切智智?彼得一切智智,为无量众生,广演分布,随种种趣种种性欲,种种方便道,宣说一切智智,或声闻乘道,或缘觉乘道,或大乘道,或五通智道,或愿生天,或生人中及龙夜叉干闼婆。乃至说生摩睺罗伽法。若有众生应佛度者,即现佛身,或现声闻身,或现缘觉身,或菩萨身或梵天身,或那罗延毘沙门身,乃至摩睺罗伽人非人等身,各各同彼言音,住种种威仪。而此一切智智道一味,所谓如来解脱味,世尊譬如虚空界离一切分别,无分别无无分别,如是一切智智离一切分别,无分别无无分别。世尊譬如大地一切众生依,如是一切智智,天人阿修罗依。世尊譬如火界烧一切薪无厌足,如是一切智智,烧一切无智薪无厌足。世尊譬如风界除一切尘,如是一切智智,除去一切诸烦恼尘。世尊喻如水界一切众生依之欢乐,如是一切智智,为诸天世人利乐。世尊如是智慧,以何为因?云何为根?云何究竟?如是说已。


    毘卢遮那佛,告持金刚秘密主言,善哉善哉执金刚!善哉金刚手!汝问吾如是义,汝当谛听,极善作意,吾今说之。金刚手言,如是世尊愿乐欲闻。


    佛言菩提心为因,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


    这段经文既是住心品的核心,也是整部《大日经》的津要。


    清净法界体性智的根本是什么?法界体性智即一切智智,亦即萨般若智。此智过去一切如来已证,现在一切如来正证,当生一切如来将证。此一切智智,一切众生本具,诚释迦牟尼佛于菩提树下夜睹明性豁然顿觉:妙哉,一切众生悉具备如此智慧!一切智智换言之就是佛性,然在凡夫因佛性未曾开显,故此智以“愚痴”的“执见”形态出现,是以众生身具宝珠而不自知却沿街乞讨,颠沛流离,蹉跎六道。在佛陀,此佛性光明完全开显,即是无所不在之智慧真如,如虚空广博,恒常寂静,在圣不增在凡无减,无有染净。《心经》诚法界体性智之世间行体证。


    如何发心?无论是显教抑或密教,修行者都必须发菩提心,换言之上求菩提下化众生的宏伟誓愿。在显教以四弘誓即,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而在密教在表现为五弘誓即,众生无边誓愿度,福智无边誓愿集,法门无边誓愿觉,如来无边誓愿事,菩提无边誓愿证。


    因在密教转烦恼为菩提,故不言“断烦恼”。何以故?《释摩诃衍论》卷四云“清净契经中作如是说。文殊师利则白佛言,世尊无量劫中不惜身命,断一切恶修一切善,圆满行因庄严性海,喜乐自在德用无碍。何因缘故作如是言,我有多恩尽未来际不能尽报?佛言我由无明,以之为质成正觉道,是故我说有极重恩,于尘劫中报恩不尽。以此义故,无明住地亦名报恩无尽住地故。”


    在小乘、二乘佛教中佛说四胜谛、十二因缘,一切烦恼苦难轮回之因皆悉无明之过恶,所以小乘、二乘行人皆言“断无明”,然于此大乘义中言“报无明恩”,正是密法的转烦恼为菩提之殊胜处。


    转烦恼为菩提的根本是菩提心相之表现形式——感恩心,行者不仅局限于四恩,广而言之对一切烦恼、忿怒、嫉妒、仇恨等持报恩之念,对六识六根六蕴报恩,换言之就是对“贪、嗔、痴”三毒亦报恩,乃至对于宇宙万象及一切精神信息体无论善恶皆报恩,即对“六大——地水火风空识”报恩。因为正是“贪嗔痴”三毒、无明使我们明白我们必须戒贪、忍辱、思慧。故“佛性解脱契经中作如是说,从无明种出觉知树,从觉知树出功德智慧华,从两轮华结法身解脱果。”


    福智无边誓愿集,则是悲智双运,亦即于生活中不断落实六度万行,于三昧耶中不断开发本具真如智藏。


    如来无边誓愿事,则平等供养之最上表达,诚摩诃衍义之真正平等性体现,缘一切众生本具佛性,悉可成佛。


    如何修行?于显教一切经典对于众生流转生死恶趣中的原因剖析无余,悉是“无明”导致的贪嗔痴三毒,以身口意广造十重无量恶业。对治之法即是忏悔、读经、观照和宴坐。而在密教,教理以大乘佛法为基础,众生之根机无论顿渐,只要入曼陀罗便能处身佛地,更有严格实际经行仪轨,不断完善此“肉身”,终至“金刚身”。弘法大师明言“佛法非遥心中即近,真如非外弃身何求?”因佛由人中修成,故一切修行仪轨均是围绕“自身心”之开发完善而进行。全息意义就是将我们置身法界真如的精神信息能量场中,同步、谐频以至最终等同。


    如何成就成就就是事理圆满无碍。在显教强调“明心见性”,在密教则不仅要“明心见性”更要落实到六度万行。因为仅仅“理”成佛,还不究竟,待“事”成佛,亦即“理事”成佛方才谓之成就。密教的修行仪轨无论“理”抑或“事”悉有别于显教,更为殊胜便捷。


    成就后如何羯磨经行?就由“菩提心为因,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三句全部概括,其下内容则详细阐述三句的意义和内涵。


    行者先须“知自心”,“自心”者,一切诸佛菩萨所共有,平等无二,乃菩提心种子,无此种子欲求无上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好比追求空中楼阁瑶台幻影。所谓菩提心种子“其性常坚固,知彼菩提生,无量如虚空,不染污常住,诸法不能动,本来寂无相,无量智成就,正等觉显现,供养行修行,从是初发心。”而菩提心乃开显三世无障碍智之最根本门径,是成就一切如来事业之盘石。


    于经中,毗卢遮那如来随即为大会次第宣说众生百六十种心相和“十缘生句”。百六十心乃凡夫心相,欲求佛果则必须超越此百六十心而发勇猛菩提心。诚龙猛菩萨《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中“若有上根上智之人,不乐外道二乘法,有大度量,勇锐无惑者,宜修佛乘。当发如是心,我今志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求余果。誓心决定故,魔宫震动,十方诸佛皆悉证知。常在人天,受胜快乐。所生之处,忆持不忘。若愿成瑜伽中诸菩萨身者,亦名发菩提心。何者谓此诸尊?皆同大毗卢遮那佛身。”而此菩提心又关乎六度行愿、醍醐法藏胜义和三摩地,故不可谓不重要。


    接着经中清净法身发明摩诃衍义,于一切实相与心识所相,悉作十缘生观。即“云何为十?谓如幻、阳焰、梦、影、干闼婆城、响、水月、浮泡、虚空华、旋火轮。”如此知之,便不复计着我、人、法、空、有而得中道实谛,当得具足法财,出生种种工巧大智,如实遍知一切心相。


    二、《入漫荼罗具缘真言品》

    此品先说诸佛自证三菩提,满足一切智智之法门。宣说之时,十方诸佛不违本誓同共集会,渐次证入大悲胎藏发生三摩地。胎藏者生命孕育之器官,从受孕、神识入胎,渐次发育成长,最终诞育新生命。佛果亦然,从初发心种子显萌,行一切大悲行愿,渐次体解真如实智,并证入三摩地,佛果可期。


    接着经中清净法身就入曼陀罗初位阿奢黎之器量要求:

    漫荼罗初位阿奢黎首先应发菩提心,必须具备妙慧,有慈悲心,兼综众艺。更不遗余力善巧修行般若波罗蜜,通达三乘,悟解三乘佛旨乃为众生根器差别而方便说法。善解真言实义,熟知众生心相。深具信心,明诸佛菩萨必为行者传教灌顶等;妙解漫荼罗画,知曼陀罗之全息涵义。就其人格,必须性情调柔,离于我执。于密法修行,决心勇猛。究竟瑜珈方便之道,住不退坚固菩提心。


    欲成就阿奢黎必须具备大根器、大智慧为前提,故历代祖师皆言此乃佛菩萨眷属修行成佛之途也。行者当知大悲胎藏生漫荼罗深广涵义,如来无量百千俱胝那庾多劫,积集修行真实谛语、四圣谛四念处、四神足、十如来力、六波罗蜜、七菩提宝、四梵住、十八佛不共法。要言之,是诸如来一切智智、一切如来自福智力、自愿智力、一切法界加持力,是如来于无量劫积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之所加持,是故具无量功德。密法行者应当身语意合而为一,以清净自身,舍而奉献诸佛菩萨。舍自身则为舍身语意,清净自然无三业所缠缚,亦复无烦恼,如此得名菩萨也。


    三、《息障品》

    于此品中如来宣说清净道场,消除诸魔怨家障难之法。如来教敕所向披靡,无能障蔽,曼陀罗即是一切如来真言三昧耶,行者亦当住此三昧耶,如此一切天魔不能为障,尔等见如此三昧耶境地已,退散驰走。此曼陀罗即成坚固火界,无复障碍。障碍有内外之别,外障缘起,内障心生。行者坚住曼陀罗位,即是坚住大日如来自性清净法界。住曼陀罗位,即是安置自身心于虚空无边法界之精神信息能量场中,不断摄取法界积极信息能量,自然转化消极信息能量,便是诸障灭除。


    “知诸圣尊住本漫荼罗位令有威神。由彼如是住故,如来教勅无能隐蔽。何以故?世尊即一切诸真言三昧耶,所谓住于自种性故。是故真言门修菩萨行诸菩萨,亦当住于本位作诸事业。”诚“住本漫荼罗,行者或居中,而观彼形像,顶戴三昧足,彼障当净除,息灭而不生。”因行者持真言印契,三昧住于自性,即是沟通法界法性,即能融入一切如来智海,所有罪障悉被“焚烧”,转自身为清净法身。


    四、《普通真言藏品》

    以诸佛菩萨自证真实三昧耶而为行者宣说,虽等流身真言各异,然其全息意义几同。佛莲金三部圣众各各演畅真如法音,一一真言悉是本尊三昧耶真实证悟,亦是契入法界法性之殊别门径。犹如人体身份肢节,一一器官、组织,功用名相各异,然本源同一,悉是由同一原始干细胞分化发展变化而来,功用的区别仅在于DNA基因链中开放机能的区域有别。大悲胎藏生曼陀罗中佛莲金三部以及外金刚部圣众真言功用亦然,悉能开通宇宙精神信息能量,并摄为己用和利益别的有情。然一切真言皆出阿字门,本无生灭。若密法行人与曼陀罗中本尊相应即是证三昧耶,便得真实成就。


    五、《世间成就品》

    密法行者当信真言威德真实不虚,由此真言威德加持力,以三时不越,潜心而修,必明其甚深不思议缘由,而通达不思议法性,获得世间利益。真言好比宇宙森罗万象之总纲,其德犹如六大、四曼、三密之规律,一诵一持法界谐振共鸣,然行者自身每个细胞亦同时产生相应,法喜盈身。世间成就以自身心为本基,舍离此身心,谁在修行?故调息、调心、完善身体生理机能是不可不为之经行。《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中龙猛菩萨教诫道“如人贪名官者,发求名官心,修理名官行。若贪财宝者,发求财宝心,作经营财物行。凡人欲求善之与恶,皆先标其心,而后成其志。”


    六、《悉地出现品》

    如偈所言“住彼漫荼罗,成就所应事,作一切义利,应现诸众生,不舍于此身,逮得神境通,游步大空位,而成身秘密。”行者如法修行,身、心住事、理曼荼罗——法界,三密相应,气血经络畅通,菩提心光明渐增,非特数点光明,而终至通体光明,得三摩地。诚如经中开示“真言门修菩提诸菩萨,速于是中,当得真言悉地。若行者见漫茶罗,尊所印可,成就真语,发菩提心,深信慈悲。无有悭悋,住于调伏,能善分别从缘所生,受持禁戒,善住众学,具巧方便,勇健,知时非时,好行惠舍,心无怖畏,勤修真言行法,通达真言实义,常乐坐禅,乐作成就。”“此真言威德,非从真言中出,亦不入众生,不于持诵者处而有可得。善男子真言加持力故,法尔而生,无所过越。以三时不越故,甚深不思议缘生理故。是故善男子,当随顺通达不思议法性,常不断绝真言道。”


    “说因非作者,彼果则不生;此因因尚空,云何而有果?当知真言果,悉离于因业;乃至身证触,无相三摩地,真言者当得,悉地从心生。”如法如仪,符合祖师大德所制订之祖制,严格守护三昧耶戒,必得悉地成就。五字成身,依次阿字金刚轮、嚩字清净轮、啰字炽火轮、诃字大风轮和佉字涅盘轮,如轨而行渐次成就。


    “无时方造作,离于法非法,能授悉地句,真言行发生。是故一切智,如来悉地果,最为尊胜句,应当作成就。”


    七、《成就悉地品》

    “摩诃萨意处,说名漫荼罗;诸真言心位,了知得成果;诸有所分别,悉皆从意生”。行者身心与本尊契合,即是入于悉地。然此悉地,乃由心生。摩诃萨者大也,心心与法界全息、同步是名大,复名曼荼罗也。真言心位,是为法界核心,知此体法界,位在诸佛中。佛意即我意,我意众生意,三三本平等,非一亦非二。


    八、《转字轮漫荼罗行品》

    “转字轮漫荼罗行品,真言门修行诸菩萨,能作佛事普现其身。”此乃密法无上瑜珈行法也。字轮者法曼荼罗也,顺应真言字轮犹如徒添双翼,游行自在。字轮全息意义乃有通畅经血气脉之功,获本尊影向加持之力。转字轮即为转法界,即是疏导运用法界精神信息能量流。若真言行人,读经宴坐能“身入其境”,便能体悟。设于空室,用丹田气大声朗读六字大明,行者便会觉知,一一字于身体不同部位着力点不同,此正转字轮品之全息奥妙所在。故“由是佛加持,菩萨大名称,于法无罣碍,能灭除众苦。”是以“即时世尊身诸支分,皆悉出现是字,于一切世出世间,声闻缘觉静虑思惟,勤修成就悉地,皆同寿命同种子,同依处同救世者。”便是于“阿字门”,一切法随转。大悲胎藏生曼陀罗即是宇宙精神法界之全息具象化表述,亦是真言行者身心之体证所应遵循之规矩。


    九、《密印品》

    是三密相应正法。诸佛、菩萨、明王、天部密印,皆为通达无为而为自性清净之消息。“有同如来庄严具,同法界趣幖帜。菩萨由是严身故,处生死中巡历诸趣。于一切如来大会,以此大菩提幢,而幖帜之,诸天龙、夜叉、干达婆、阿苏啰、揭噜荼、紧那啰、摩睺罗伽、人、非人等,敬而绕之受教而行。”如此密印、真言悉是曼陀罗三昧耶真如境界,亦是行者所应修证之身体支分。佛莲金外金刚部一一对应行者支分,一一契明各各成就,渐次成就清净法身如毗卢遮那无别。一切密印悉从如来信解生,等同菩萨标帜。是以“乃至身分举动住止。应知皆是密印,舌相所转众多言说,应知皆是真言。”


    十、《字轮品》

    如是一轮,轮转字轮,布满行者周身,自身即为本尊。真言者了知此,即智慧常照世间,如大日世尊,而转无上妙法轮。其意通《转字轮漫荼罗行品》。字轮即是法界精神信息能量的具体表述,亦是行者身份肢体所应一一体证之钥窍。不明字轮之全息意义,欲成就悉地无异于纸上谈兵。字轮循经脉气血渐次激活自身机体细胞本具一切机能,便是本具智慧神通开发之经行所必需。非特如此,于现实生活中,以此身躯身体力行四无量心、六度万行便是转世间字轮。


    十一、《秘密漫荼罗品》

    五轮塔即行者自身与法界全息同步同容之无上瑜珈。此为具象权宜,实则周运法界。“能生随类形,诸法之法相。诸佛与声闻,救世因缘觉,勤勇菩萨众,及仁尊亦然。众生器世界,次第而成立。生住等诸法,常恒如是生。由具智方便,离于无慧疑。”


    观行相应即“真言者圆坛,先置于自体,自足而至脐,成大金刚轮,从此而至心,当思惟水轮,水轮上火轮,火轮上风轮。”便能入此安立器世间,即是具象精神宇宙。“毘卢遮那世尊应正等觉,坐菩提座,观十二句法界,降伏四魔。此法界生,三处流出,破坏天魔军众。次得世尊身语意平等,身量等同虚空,语意量亦如是,逮得无边智生,于一切法自在而演说法。”


    十二句法界即是“南么三曼多勃驮喃(一)阿三忙钵多达摩驮覩(二)蘖登蘖哆喃(三)萨婆他(四)暗欠暗恶(五)糁索(六)含鹤(七)嚂落(八)鑁嚩莎诃弘(十)嚂落诃啰鹤(十一)莎诃嚂落(十二)莎诃”。此十二句涵括无边法界之精神信息能量,亦即一切如来之智慧功德。


    其次次第宣讲“道场”清净建立、印相、本尊形色、灌顶等等之实质和形式要件,安置行者自身即是大悲胎藏生曼陀罗,如法如仪则能契合宇宙精神信息能量场。


    十二、《入秘密漫荼罗法品》

    “以十二支句,而作于彼器,如是三昧耶,一切诸如来,菩萨救世者,及佛声闻众,乃至诸世间,平等不违逆。”十二支句瑜伽,使行者与本尊真实平等,诚灭罪生善成就之钥窍。


    “真言遍学者,通达秘密坛,如法为弟子,烧尽一切罪。寿命悉焚灭,令彼不复生,同于灰烬已,彼寿命还复。谓以字烧字,因字而更生,一切寿及生,清净遍无垢,以十二支句,而作于彼器。”灭罪便是消除消极精神信息能量,或言转化消极以为积极。灭罪之后复以十二支句加持,行者身即等同清净法身,亦即清净六大——地、水、火、风、空、识。


    十三、《入秘密漫荼罗位品》

    “诸佛甚奇特,权智不思议;无阿赖耶慧,含藏说诸法;若解无所得,诸法之法相;彼无得而得,得诸佛导师”。密法不可思议,三密瑜伽相应能达无为而为,无得而得。无为者,内外诸魔无所能为;为者,假三力加持成就;无得者,无染着偏执达于清净;得者,悉地成就。如是一切悉是“如来信解愿力所生”,亦即“从十智力信解所生”。故“诸佛甚奇特,权智不思议,无阿赖耶慧,含藏说诸法,若解无所得,诸法之法相,彼无得而得,得诸佛导师。”由于真言密印加持而是行者本性清净,得羯磨金刚所护持故,便能净除一切尘垢。真言密印就是精神宇宙运行之规律,掌握规律便是入于秘密曼陀罗位。


    十四、《秘密八印品》

    说秘密八印,最为秘密,乃圣天(诸佛)之位。持此秘密八印,威神与诸佛等同。此秘密八印德备三千大千,功化法界群生。



    大威德生即(东方宝幢如来)、金刚不坏(南方开敷华王如来)、莲花藏(西方阿弥陀如来)、万德庄严(北方天鼓雷音如来)、一切支分生(东南普贤菩萨)、世尊陀罗尼(西北观世音菩萨)、文殊师利菩萨(西南)、迅疾弥勒菩萨(东北)。


    此八印动即是精神宇宙动,即是法界动,相应可以周流物质宇宙之运行,并使之更有序化,更具建设性。


    如此最极秘密八印,不得随意动辄授与他人,除已灌顶之佛子,其性调柔,精勤坚固,发殊胜愿。并且恭敬师长,念恩德,内外清净,愿舍自身命而求法者。


    十五、《持明禁戒品》

    “等起自真实,不生疑虑心;常住于等引,修行戒当竟;菩提心及法,及修学业果,和合为一相,远离诸造作;具戒如佛智,异此非具戒”。三密相应,入我我入即是“住于等引”,方真实不虚,身口意常住清净如诸佛菩萨,斯方谓和合。诸所行无非菩提心行,是谓戒定真香成就五分法身——戒法身、定法身、慧法身、解脱法身、解脱智见法身。“和合为一相,远离诸造作,具戒如佛智,异此非具戒。得诸法自在,通达利众生。”


    十六、《阿奢黎真实智品》

    “阿字第一命,嚩字名为水;罗字名为火,吽字名忿怒;佉字同虚空,所谓极空点。知此最真实,说名阿奢黎;故应具方便,了知佛所说,常作精勤修,当得不死句。”阿奢黎者,是大日如来法印,五轮塔乃法曼陀罗也,地、水、火、风、空、识六大契佛身,涅盘此为真。故阿奢黎非作秀、非沽名钓誉,而是善解一切智智者。


    十七、《布字品》

    布字观想瑜珈,契入法界之机运。此正行者自身心与法界谐频、同步、等容之必须。瑜伽行者须知布字品之全息意义,旨在激发本具潜在神通智慧开发。


    十八、《受方便学处品》

    具戒修行。内戒、定、慧,外闻、思、修,通达三藏,成就五明。密法戒中之戒即三昧耶戒,核心尊师如佛。受学方便之行为准则即“若菩萨摩诃萨,住于此者,当于大乘而得通达。秘密主,菩萨持不夺生命戒所不应为(不杀生),持不与取(不偷盗),及欲邪行(不邪淫),虚诳语(不妄语),粗恶语,两舌语,无义语戒。贪欲、瞋恚、邪见等,皆不应作。”应广行四摄,布施、爱语、利行、同事。


    十九、《说百字生品》

    “即是正等觉,法自在牟尼,破诸无智暗,如日轮普现;是我之自体,大牟尼加持,利益众生故,应化作神变”。百字由阿字,阿字即无字,无字一切字,法曼性自在,此身即佛身,法然萨般若。


    二十、《百字果相应品》

    “以知心无量故,知身无量;知身无量故,知智无量;知智无量故,即知众生无量;知众生无量故,即知虚空界无量。”无量不思议,诸佛竭磨行。大悲生大乐,大定得寂静,大愿普摄真,遍体生光明。


    二十一、《百字位成品》

    “若悲生漫荼,得大乘灌顶,调柔具善行,常悲利他者,有缘观菩提,常所不能见,彼能有知此,内心之大我,随其自心位,导师所住处,八叶从意生,莲华极严丽,圆满月轮中,无垢犹净镜,于彼常安住,真言救世尊,金色具光焰,住三昧害毒。如日难可观,诸众生亦然,常恒于内外,普周遍加持,以如是慧眼,了知意明镜。真言者慧眼,观是圆镜故,当见自形色,寂然正觉相。身生身影像,意从意所生,常出生清净,种种自作业。次于彼光现,圆照如电焰,真言者能作,一切诸佛事。若见成清净,闻等亦复然。如意所思念,能作诸事业”。宣说密法行者修行之羯磨成就。清净无为时,所行佛竭磨。


    是故诸本尊即行者,行者即本尊,互相发起。


    二十二、《百字成就持诵品》

    一一三昧门,出生一切乃至三十二大人相。瑜伽三昧门,转化虚为真,慈悲喜舍具,大丈夫相成。

    “如是阿字,住于种种庄严,布列图位。以一切法本不生故,显示自形。或以不可得义,现嚩字形。或诸法远离造作故,现迦字形。或一切法等虚空故,现佉字形。或行不可得故,现誐字形。或诸法一合相不可得故,现伽字形。或一切法离生灭故,现遮字形。或一切法无影像故,现车字形。或一切法生不可得故,现若字形。或一切法离战敌故,现社字形。或一切法离我慢故,现咤字形。或一切法离养育故,现咤字形。或一切法离怨对故,现拏字形。或一切法离灾变故,现荼字形。或一切法离如如故,现多字形。或一切法离住处故,现他字形。或一切法离施故,现那字形。或一切法界不可得故,现驮字形。或一切法胜义谛不可得故,现波字形。或诸法不坚如聚沫故,现颇字形。或一切法离系缚故,现么字形。或一切法诸观不可得故,现婆字形。或一切法诸乘不可得故,现也字形。或一切法离一切尘故,现啰字形。或一切法无相故,现逻字形。或一切法离寂故,现奢字形。或一切法本性钝故,现沙字形。或一切法谛不可得故,现娑字形。或一切法离因故,现诃字形。”


    二十三、《百字真言法品》

    真言声性本空,文字亦假空造作,而一切众生纠于妄执。知非空亦非声,方能入于声解脱而证三摩地。“阿字第一句,明法普周遍字轮以围绕,彼尊无有相,远离诸见相。无相众圣尊,而现相中来,声从于字出,字生于真言,真言成立果。”


    二十四、《说菩提性品》

    真言自在,非净非染。菩提性即是自性本具佛性,诸佛自性众生、自性同然一体,分别仅在清净然否。“唯住于名趣,远离作者等,虚空众假名,导师所宣说。名字无所依,亦复如虚空,真言自在然,现见离言说。”菩提性离于语言道断,不依假名,远离造作,自然常尔。


    二十五、《三三昧耶品》

    三种法相续,除障相应生名三三昧耶。云何彼法相续生?所谓初心不观自性。从此发慧,出生实智;离无尽分别网,是名第二心。心佛众生菩提无分别,观察无尽众生界,悲自在转、无缘观,从而菩提心生。即是离一切戏论,皆令众生住于无相菩提,是名三三昧耶。


    三藐三菩提,以变化身加持。于一身示现佛、法、僧三种身而成立说三种乘,广作佛事,现般涅盘,成熟众生。真言门修菩提行诸菩萨,当解此三乘,依于真言法则而作成就。不着一切妄执,故无能为障碍者。应戒除不乐欲、懈怠、无利谈话、无信心、积集资财。更不应饮诸酒及寝床上。


    二十六、《说如来品》

    如偈赞“菩提虚空相,离一切分别,乐求彼菩提,名菩提萨埵;成就十地等,自在善通达,诸法空如幻,知此一切同,解诸世间趣,故名为正觉;法如虚空相,无二惟一相;成佛十智力,故号三菩提;唯慧害无明,自性离言说,自证之智慧,故说名如来”。


    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常住寂静,湛然如虚空,有形亦非形,无相具足相,常住于真实,光明被三千。世间清净业,皆佛竭磨迹。


    二十七、《世出世护摩法品》

    烧除妄分别,成净菩提心。极虑净自性,守戒护慧命,内外护摩行,清净无烦恼,法身自光明,真身处月轮。

    护摩有二义,即内护摩与外护摩。内护摩指清净三业,具备大慈大悲;外护摩比拟护摩火焚毁法界一切障碍。就护摩种类有五:息灾、增益、降服、敬爱、钩招。


    二十八、《说本尊三昧品》

    本尊三昧同诸佛三昧,同大日法身三昧,智德圆备,功用普济。

    诸尊有三种身,所谓字、印、形像。种子字有二种,谓声及菩提心。印有二种,谓有形无形。本尊之身亦有二种,所谓清净非清净。若证净身,则离一切相。若证非净有想之身,则有显形众色。故二种尊形,成就二种事,即有想故成就有相悉地,无想故成就无相悉地。


    二十九、《说无相三昧品》

    与上品意思通,“佛说有想故,乐欲成有相;以住无想故,获无相悉地。”

    心于三时求不可得,以过三世故,如是自性远离诸相。

    一念分别,悉地成就有相非相。因心清净故念乃清净,念清净故行清净,行清净故事业清净。此知有相非相焉有区别?


    三十、《世出世持诵品》

    “一一诸真言,作心意念诵,出入息为二,常第一相应”,隐含念诵呼吸秘密法门,正是瑜伽密教之典奥。


    三十一、《嘱累品》

    清净法身毗卢遮那告诫一切众会:汝今应当住不放逸,于此法门,若不知根性,不应授与他人,除我弟子具标相者。

    若于吉祥执宿时分,志求胜事。行者有微细智慧,常能感恩戴德,于醍醐法藏心生渴仰,能闻法欢喜。其相貌白皙、广首长颈、额广平正、其鼻修直、面辅圆满、端严相称。如是佛子,方可殷勤而教授之。

    “时佛说此经已。一切持金刚者,及普贤等上,首诸菩萨,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同沐法雨同等法乐,海会法界平等利益。

    其次,卷七宣说供养修法(传本非同经,后归纳一处):


    一、《供养次第法中真言行学处品》,择清净所,随力供养。此处供养有二义,一者行者供养本尊,二者,弟子供养阿奢黎。诸佛菩萨相互供养,佛子当亦奉行。

    先礼佛,“稽首毘卢遮那佛,开敷净眼如青莲,我依大日经王说,供养所资众仪轨,为成次第真言法,如彼当得速成就。”

    弟子应当尊师如佛,“应当恭敬决定意,亦起勤诚深信心,若于最胜方广乘,知妙真言调伏行。随善逝子所修习,无上持明别律仪,解了具缘众支分,得受传教印可等。见如是师恭敬礼,为利他故一心住,瞻仰犹如世导师,亦如善友及所亲,发起殷勤殊胜意,供养给侍随所作。”

    修法处所,“依于地分所宜处,妙山辅峯半岩间,种种龛窟两山中,于一切时得安隐。芰荷青莲遍严池,大河泾川洲岸侧,远离人物众愦闹,筱叶扶疏悦意树,多饶乳木及祥草,无有蚊虻苦寒热,恶兽毒虫众妨难。或诸如来圣弟子,甞于往昔所游居,寺塔练若古仙室。”


    二、《增益守护清净行品》,“归命十方正等觉,三世十切具三身;归命一切大乘法,归命不退菩提众;归命诸明真实言,归命一切诸密印;以身口意清净业,殷懃无量恭敬礼”。归命三宝,归命三密。

    依次作礼、出罪、皈依、施身、发菩提心、随喜、劝请、回向等。


    三、《供养仪式品》,六供养:瑜伽、涂香、花鬘、烧香、饭食、灯明。

    阏伽、涂香、花鬘、烧香、饭食、灯明六种供养乃唐密修法中的重要内容。一方面是行者恭敬诸佛菩萨本尊的虔诚表示,另一方面六种供养也代表六波罗蜜行。六波罗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对于佛子可谓耳熟能详。


    阏伽——代表布施,阏伽在梵文中意为无浊清净。我们的机体70%由水分子构成,故曰“水为养命之源”诚不为过。水有养育滋润之德,万物复苏调达,无水滋润无能茁壮;水有清洁之德,体有污垢无水难以涤除;水有流通之德,无论财施、无畏施和法施均有益于佛法流布弘扬。阏伽水在修法中用于洗浴圣众足和漱口,乃表达我们对佛、菩萨、明王等的施舍供养。佛、我、众生平等故,洗浴佛足和漱口正是祛除我们自己的贪嗔痴三毒。正如《胎藏界九方便》“施身方便:我净此身离诸垢,及与三世身口意,过于大海刹尘数,奉献一切诸如来”所云。众生心净即是我心净,亦是佛之法身清净。


    ——代表持戒,本来在古印度用来消除身体异味的香料末。涂香有清凉芬芳之德,在密教可譬持戒无缺,即“戒香熏习”。行者戒德具备,五分法身才能圆满。所谓五分法身即“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也。涂香涂自体,因为行者本来具有佛性,勤修六度万行自然成就佛果;涂香供养诸佛菩萨,行者得佛菩萨慈悲加被。修行人“以戒为师”,戒律的全息意义则使我们的人格、佛格更趋完善。操行戒德具备的法师也值得四众信赖,近代律宗大德弘一法师就是很好的典范;戒律的另一意义是延续佛法的唯一保障。


    花鬘——代表忍辱,生忍、法忍、无生法忍。供养佛菩萨明王等本尊的时花,其芬芳馥郁柔和清新,在密法中用以象征忍辱。佛教中尤其以莲花为崇,在《除盖障菩萨所问经》中莲花有十种功德:①离诸染污,②不与恶俱,③戒香充满,④本体清净,⑤面相熙怡,⑥柔软不涩,⑦见者皆吉,⑧开敷具足,⑨成熟清浄,⑩生已有想。


    烧香——代表精进,在读经前我们总如此祈念“炉香乍热,法界蒙熏;诸佛海会悉遥闻,随处结祥云;诚意方殷,诸佛现全身。”如此精进必然得法界力如来力之加持,加之佛子自己努力之功德力便三力具足,成佛不远。烧香就是佛子自己不断对佛法的信心和自身精进努力的鼓舞。香弥法界,圣众本尊闻之欢喜,更赐行者智慧,直趣菩提。


    饭食——代表禅定,食物使行者精神体能饱满。古贤云“民以食为天”,而佛子则以禅定为食,密法行者更以三密相应之瑜伽禅观为成就悉地之舟楫。普通人不可一日无食,而密法行者不可一日离三密禅观。


    灯明——代表般若,佛菩萨之智慧、大慈悲如大光明照耀,使六道众生得到庇护和找到出离生死苦海之途。行者本为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救济有情,然若智慧不具则无能帮助有情。


    布施度悭贪,持戒度毁犯,忍辱度瞋心,精进度懈怠,禅定度散乱,智慧度愚痴(邪见)。


    四、《持诵法则品》,“智者如先所开示,现前而观本所尊,于其心月圆明中,悉皆照见真言字,即应次第而受持,乃至令心净无垢。数及时分相现等,依随经教已满足”。“即应次第而受持”依法受持,依法修行,三昧耶戒能令行者自净其意,而速成就。


    五、《真言事业品》,当如普贤行愿,我亦如是发愿。密法修行,当发诸佛菩萨曾经之宏愿,是为大勇猛菩提发心。


    由于密法严格的三昧耶戒,所以末学仅仅简单作如上归纳,以方便有对唐密感兴趣的佛子了解熟悉。







    上一条:全息养生——合气鬼神         下一条:唐密祖师(七)

    评论: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价

      尚无评价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