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慧实修
  • 千二百年的呼唤—高野情怀(31~36)

    时间:2022/6/3 浏览次数:1358 作者:真圆阿奢黎 点赞:187


      千二百年的呼唤—高野情怀(31~36完)


       千二百年的呼唤——高野情怀(三一)


    (  照片是我们班的,班里个子最高的姓寺岛!当时寮监拍的,洗出来花钱买的!全息感恩! )




    你说那个和尚被胖揍,我不幸灾乐祸,你信吗?我自己当时看见他被揍,觉得该,但是能感受到那种疼痛。几乎每个人在那个瞬间,面孔都是惊惧的,我也不例外。那时自己在想,如果寮监或者教头对我拳打脚踢,我会不会反击......
    还有一次,就是第二阶段加行时,每天早中晚三座法,都要在修法前收拾掉前次修法使用的“櫁叶”。一种山上独特的櫁树的叶子,有甜甜的香味,作为坛花的替代物。每周会有帮工从山上砍下一大捆树枝,我们都必须在早晨空闲的极短时间里摘取叶子,留在修法时布坛用。
    每次修法,都必须事先布坛,做香。结果一个姓石田的家伙偷懒,中午修法完没有置换櫁叶,只是重新摆放整齐,以为人不知鬼不觉。可是第二阶段进来的姓高冈的寮监,一双眼睛就是盯谁出错的,发现了这个家伙偷懒,没有吱声。到了晚间修法前,高冈站在后面大声说“谁没有更换法坛用过的櫁叶?你请人吃饭,剩饭再请别人吃?自己站起来,认错再重新布置法坛。”等了几分钟,冷场。寮监高冈走到石田后面对着后背就是猛踹,连法坛都踹倒了,然后还不罢休继续对着脸猛力踩了好几脚。然后喊“站起来!”,那个家伙被踹昏了,晕晕乎乎爬起来,嘴角流血,口吐白沫又直接倒了下去......
    被训斥是外来的挫折,总归是因为自己什么没有搞明白而出错,也就只好忍受。问题是腿脚疼不由人呀,在早晚课中坐着坐着因为疼痛腰就会歪斜,教头或者寮监就会来到我身后,用膝盖顶着后背扳正我的坐姿。
    日本的同学因为习惯于跪坐,可以坚持的比我久。我曾经问过他们,你们跪坐不疼?回答,时间太久也疼呀。想象一下,腿脚很疼,跪着还能打呼噜,这是什么水平?因为打盹不影响别人,最多被寮监看见时过去在后背拍一巴掌了事。
    在日本,因明治五年(1872年)后僧侣被迫还俗而使戒律受到了严重创伤,今天的日本僧侣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不过,在日本依然有少数僧侣严格持戒,比如我的另一位师父生井智绍,就是食素、独身。
    尽管如此,在日本任何佛教门派,要取得僧侣资格,在相应的加行阶段,护律的严格还是罕见的,也是令人不得不赞叹的。另外就是法事的仪式非常隆重庄严,这点国内的寺院很难比肩。
    佛法从小乘到大乘再到佛乘即密法,可以说其发展史就是不断克服教条和知见的历史。而密法更是生活佛法,如果学会了密法甚至获得阿奢黎位,如果不能在衣食住行中落实慈悲喜舍和六度万行,也就那样了,指望明心,指望见性,指望悉地成就,那就需要一个比较舒适的睡觉枕头了。
    不仅是密法行人,显教的很多修行者,现在都跟二五八万一样,咋就不能三六九往上走涅?磨道里的驴子一直在前进,因为它没有停止过步伐......
    专修学院的费用高的吓人,因为是师父缴纳的,我问也不必问。只是在和日本同学聊天,他们告诉我一年全部费用大约300万日円左右,包括学费和衣食住行全部开销,相当于那时的人民币就是24万。在日本可能是一个普通工人一年的工资,在中国就不止了。
    要不是我们老祖宗长安青龙寺惠果和尚有恩于日僧空海,让我自己自费去高野山学法,根本是不现实的。
    当然趁钱的有情去取得一个阿奢黎位也不错,咱不进专修学院,就去那种高野山很普遍的各个寺院的小道场,还不用吃太多苦,时间也不用一年,回来就可以很拉风了。
    我曾经在后来碰到过一个台湾和尚,不到30岁,在某个小道场加行。问他为何不去专修学院,他回答“你懂得,能否进去不知道,即使进去了能否坚持下来更不知道......”
    《水龙吟》
    密法难值难遇,却几人识得真趣?弃家别亲,忍辱负重,无情孰甚?柔肠百结,菩提万转,莫非慈悲。运心赴三千,妙莲开遍,吾亦尊,尊亦吾。
    无悔千劫转尽,擎铁塔,蹉跎红尘。佛刹枯荣,真如依旧,瑜伽空色。袈裟千丈,福田万顷,眷属芸芸。弹指间,十方来去,念念还住悉地。
    真圆合什!



    千二百年的呼唤——高野情怀(三二)
    专修学院的授戒仪式,是在第一阶段末期,就是平成十七年(2005)7月初。
    在日本学修真言宗必须剃度受戒,至于民国期间的居士阿奢黎,在日本学法时肯定是剃度受戒后,回国后恢复了居士身份。这种现象,以至于让很多有情误解为“居士也可以做阿奢黎”,唐王朝时僧俗人才辈出,可见一个居士阿奢黎的?
    当然,商品社会,有买的就有卖的!至于过往的,如果以“存在即合理”来开释,就有些非常不合理了。那些残暴非人道德历史事件并非合理,依真圆台球独一性规律释义,旨在提醒人们“戒往惕今”,当下结果已经不可更改,然我们很清楚过往事件善恶,就必须警惕并修正而不是重蹈覆辙!
    三坛大戒,求寂戒即沙弥戒、比丘戒和菩萨戒,过程就像抽筋扒皮。
    一如往常,早课、早饭后稍息,然后就集合到密坛。
    为什么必须有这个仪轨?有些善知识会说,所有该守的戒律我都能守护,此行是多此一举吧?不是的,是获得“许可”,在恐惧时护法神会守护度过危难。
    先是三天的三千佛号念唱,每唱一佛号,五体投地礼一次,起立再唱一佛号再次投地礼......一会就忙不迭地一投地就擦汗了......
    上午告一段落,下午再继续......完全是一种令人精疲力竭的洗礼。
    事先教头和尚反复叮咛要带好毛巾,却没说毛巾要足够大足够厚,每场礼忏磕头完毕,浑身湿透。
    晚课、施饿鬼依旧。
    接下来是布萨作法,一种非常庄严的仪式,大家排队围着道场缓缓移动步伐,手捧布萨作法课本,同声唱诵其中的偈赞,一种特殊音律的唱调,使得道场气氛更加肃穆。
    布萨为梵文音译“布萨他”的缩略音,大意为使清净安住、善护宿息、长养长生。通过查验检校僧侣戒行,整顿修正戒行,使善法滋长而得长养,达到布萨的目的。布萨完毕,就是三坛大戒。
    先是求寂戒,现在称为沙弥戒。沙弥,是古印度梵文“室罗末尼罗”的音译连读转音,意思志求涅槃寂静之义,受有以下十条戒律。
    沙弥必须誓愿做到,尽其寿命不杀生,不偷盗,不淫佚,不妄语,不饮酒,不着花鬘香油涂身,不歌舞倡伎不往观听,不坐高广大床,不非时食,不捉生像金银宝物。
    意思就是字面的直观意思,前五条关乎戒,后五条是属于律。戒和利生有关,属于利益有情的;律则是对自己行为的约束,非关利益有情。
    所谓“非时食”,正午以前的饭食为时食,正午以后饭食就是非时食,本律条就是过午不食。
    接下来是比丘戒,比丘二字是梵文音译的简略,意思乞食,所以比丘就是化缘讨饭的,这也是为什么大乘的三聚净戒叫菩萨戒了,是行者身份渐次转变脱离狭隘见底的一种质的飞跃。
    “夫大比丘戒成就极难,遇菩提萨埵仪规亦极难,而今之仪规乃究竟圆满之作法,更无越者。受戒法必先皈依三宝,故未皈依三宝者,必先教其皈依。”
    全部佛教的仪式,都是为了让诸佛菩萨和护法加持并见证,意义非同寻常。
    三宝一词大家都明白,简言之佛法僧。有四种解释,即化相三宝、理体三宝、一体三宝和住持三宝。
    化相三宝即佛陀诞于净饭王宫,于菩提树下成道,然后教化引导一切众生,世尊即化相之佛宝;世尊酬答居士请食,为其所说之“四圣谛”就是法宝;从鹿野苑度化乔陈如五比丘开始,流布教化所建立起的无学圣众即僧宝。
    理体三宝,五分法身——戒、定、慧、解脱、解脱智见是佛宝,以灭理无为为法宝,以学无学之功德为僧宝。
    一体三宝,就是有情自性所具之佛性。自身佛性显发就是佛宝,自身道德就是法宝,全息合气就是僧宝。
    住持三宝,佛像即佛宝、经典即法宝,僧尼即僧宝。
    真圆合什!




    千二百年的呼唤——高野情怀(三三)


    图片中三人:斋藤45、中村44和我43。下山到九度郡化缘,照片也是买的全息感恩!)



    授戒开始,必须先奉请诸佛菩萨“到场”,我们全体长跪,寮监和教头也不例外,其时内心之恭敬虔诚非比寻常。
    先奉请本师释迦牟尼佛为戒和尚,次奉请三世觉母大圣文殊师利菩萨为羯磨阿奢黎,次奉请当来导师弥勒慈尊为教授阿奢黎,次奉请十方诸佛为证戒导师,次奉请一切菩萨摩诃萨同为法侣!
    由于民国期间的某位有情“佛教是无神论”之滥觞,很多善知识都对看不见摸不着的佛菩萨持半信半疑态度,还有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就很普遍了,其余则昏昏然。名声大、寿命久仅仅是福德深厚,并非一定智慧高。
    只有在全息哲学的逻辑上,才能真正明晰佛菩萨的全息涵义。我们起心动念举手投足,都在佛菩萨和护法鬼神的“视野”中。
    我们大家庄重三礼诵各自称命齐声唱道:
    “弟子某甲(自己假名),奉请本地释迦如来应正等觉,为授菩萨大比丘戒和尚,我依和尚故,得受菩萨大比丘戒,慈悲垂悯!
    弟子某甲,奉请曼殊师利菩萨摩诃萨,为授菩萨戒大比丘羯磨阿奢黎,我依阿奢黎,得受菩萨大比丘戒,慈悲垂悯!
    弟子某甲,奉请弥勒菩萨摩诃萨为授菩萨戒大比丘教授阿奢黎,我依教授师故,得受菩萨大比丘戒,慈悲垂悯!
    弟子某甲,奉请十方一切诸佛如来应正等觉为授菩萨大比丘戒证戒师,我依证戒师故,得受菩萨大比丘戒,慈悲垂悯!
    弟子某甲,奉请十方一切菩萨摩诃萨同为授菩萨大比丘戒法侣,我依法侣故,得受菩萨大比丘戒,慈悲垂悯!”
    一切有情无论什么身份,本性都是清净的,然而随尘世愚痴妄想流转,所以才叫众生。如果能安住自心实相,舍弃妄念返璞归真,就是如来。所以,我们都是未来佛,就是众生。

    众生由于眼耳鼻舌身之感受,没有上升到道的层面,没有守护德,本具真如就如被乌云遮蔽的月亮,加之贪心、嗔恨、暗昧,本具佛性如被积尘覆盖的镜子,于六道轮回中流有情之血尤比大海,害有情性命白骨堆积似须弥山之高,过去现在之三业相续不断,这些罪障都难以计量......
    但是,如果我们能至诚发露忏悔,勤诵大乘经文,多世旷劫的罪孽都会消灭!
    大家长跪着,随着授戒大阿的声音,似乎搅动了深潜内心的愧疚,个个泣泪涟涟,悲痛地忏悔道:
    “弟子某甲,仰乞尽虚空遍法界一切诸佛两足尊,一切诸法离欲尊,一切僧宝众中尊。
    弟子某甲,无始生死以来,至于今日,为贪瞋痴无量烦恼恼乱身心,广造众罪,所谓破塔坏寺、焚烧经像,盗三宝财、谤三乘法、言圣法非、留难障碍、隐蔽覆藏如下罪孽,对一切出家人若有戒若无戒,打骂呵斥,禁闭牢狱,剥夺袈裟,逼迫还俗,责役驱使,重债废调,断其命根,杀父害母,出佛身血,杀阿罗汉,破和合僧,起大邪见,谤无因果。长夜未止十不善业,身业不善行杀盗淫,语业不善妄语绮语恶口两舌,意业不善贪瞋邪见、污父污母、污僧污尼、秽犯伽蓝、破斋破戒、恼乱众生、轻毁三宝。如是等罪,无量无边,忆数难知。
    我今至诚发露忏悔,自此以后永断相续,尽未来际,永不再做。唯愿三宝慈悯证明,灭弟子所犯罪障!
    ......
    我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我们在六道轮回无数劫,以上罪孽或多或少都全占了,只是不曾打开末那识和藏识,就如同喝了“孟婆汤”忘记殆尽,以为今生无恶业就是善,结果应该很好,这就是为何“众生畏果”。反之,纵使忘记了,也努力全息忏悔,修正三业,将过去恶因的消极影响降低到最小程度,就是为何“菩萨畏因”。
    因为忘记了夙世,所以才有“好人不长命”而“祸害遗千年”的感叹。当下的“不长命”的好人夙世未必善类,当下“遗千年”的祸害夙世必定有所积善。
    忏悔完毕,授戒师松长有庆大阿开始诵读和解释十重戒和四十八轻戒。
    十重戒,泛指戒杀、戒盗、戒淫、戒妄语、戒酤酒、戒说四众过戒、自赞毁他、戒悭惜加毁、戒嗔心不受悔、戒谤三宝。四十八轻戒,如天台智顗大师《菩萨戒义疏卷下》中所述。
    ......
    最后是菩萨戒。
    “汝等佛子,谛听谛听,今于我所,欲受一切菩萨学处,欲得一切菩萨净戒,即所谓摄律仪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也。如此学处,如此净戒,过去一切菩萨已具,十方现在一切菩萨今具,未来一切菩萨当具。如斯学处,如斯净戒,过去一切菩萨已学,十方现在一切菩萨今学,未来一切菩萨当学。从今身起,尽未来际,永不得毁犯,汝今能持否?”
    ......
    “能持!”
    真圆合什!




    千二百年的呼唤——高野情怀(三四)



    随着三坛大戒受戒完成,就是第一阶段总结了,教头命令我们每人写一份心得体会,同时告诉我们第二阶段是真正伤筋动骨的100天。
    长篇大论咱写不来,简单的日文心得还是可以将就的,反正洋洋洒洒地写了差不多三页纸头交差。心得返回来作为留念,教头还给我修改了几处错误。
    每天一如既往,直到暑假来临。山上不是很热,夏天气温最高也就30度,但是比较闷,一旦下雨有会觉得有点冷。
    临放假前,我们被告知第二阶段完全封闭式学修,不得与外界有书信往来,即使有家人过世也不得写信吊唁更别提请假,公用电话全部取消,每周的放风时间也取消。所以在开学时该带的都全部带上,必须全部是“精进”物品,就是没有违禁品。
    另外法衣内所着内衣都有严格约定,必须是V字领纯白色,其他颜色一概不许。我就将差不多颜色的圆领羊毛衫,全部剪成所要求的样子,虽然颜色不是纯白,穿在里面也看不出来。去过日本见到过僧人的有情,应该知道无论在寺院还是外面,他们的衣着都很干净整齐,这就是后来的《摄律仪戒》所要求的。
    加行、正行中,因为每周去祭拜弘法大师御庙,即便行走在路上也不能和任何熟悉的人打招呼,甚至点头也不允许。
    每日除了早晚课的五体投地礼,三座法起修前都要108次五体投地礼,然后上座。
    专修学院是从山根挖出来的,到了冬天特别冷。里面不许使用电器,宿舍里只能靠棉被褥。
    2005年冬天,是高野山十多年来最冷的一年,连续几天的大雪,积厚达到一米,我们全部同学几乎耳朵、手脚冻肿冻烂。每天还必须头顶锃明瓦亮,如果谁一宿未剃头,就会挨训。每天清晨要去大伽蓝诵经40分钟,每周去奥之院巡礼一番,风雪无阻,来回7公里。穿着木屐走在还有结冰的路上,不小心就会哧溜滑倒。试设想光头、光手在冰天雪地的临晨诵经四十分钟,焉能不生冻疮?
    护摩在十二月底,正是最冷,手脚都冻肿的时候,开始修法是冷,然后护摩火一点着就是热,你知道了,手、耳朵开始痒了......
    我们家我是老大,弟弟妹妹都是大耳垂,独我不是,原因是小时候一到冬天就手脚、耳朵冻烂,耳垂就越冻越小了,一直到15岁进城读高中,再没有生过冻疮,2005年又一次冻疮了。
    第二阶段的加行、正行,圆满完成后,就获得入坛接受传法灌顶资格,剩下的69人全部合格,我是唯一的“洋人”。
    内容为《十八道》加行、正行,《金刚界》加行、正行,《胎藏界》加行、正行和《护摩》,因涉及三昧耶戒略去不表。
    每日跪坐时间大致是,早课一小时、早饭半小时,第一节修法一个半小时,中饭半小时,第二节修法一个半小时,晚课一小时,晚饭半小时,施饿鬼半小时,就是每日间歇跪坐7小时左右。
    加行、正行从公历9月中旬开始,一直到元旦前满100天结束。中间如果缺了一次修法都不行,必须在接下来任何空闲时间哪怕是晚上不休息业要补上。如果生病能坚持就在可以院内休息,恢复了必须立刻补上缺的修法。
    太苦,中间陆续有7人退出。进去时是胖子的出来苗条了,进去时清瘦的出来成骨架子了。我从原来的72公斤减到了57公斤,最胖的家伙从120公斤减到80公斤,一个进去时只有67公斤的,出来时只剩49公斤。
    最后一座护摩正行法结束下座,几乎所有人都激动地流泪,哭的那个叫嚎啕啊......
    那一届的平成十七年护摩加行成满,大家都坚持让我写护摩纪念木牌,至今还悬挂在专修学院。
    接下来,受三昧耶菩提心戒,然后就是金胎两部灌顶(略)。
    修习真言密法的人,必须严格遵守三昧耶菩提心戒,不能违背心、佛、众生三三平等的法尔自性,否则必定堕入地狱受无苦无量。密法重视法脉的延续与传承,历来师资面授,我从阿奢黎处受学,故应尊师重教,慈心善顺,胸怀宽广,平等利生,以报师恩、佛恩。
    真圆合什!



    千二百年的呼唤——高野情怀(三五)






    受完三昧耶菩提心戒,就是《胎藏界》入坛接受灌顶,然后《金刚界》。


    当第二阶段结束,我回到师父寺院时,师父简直是开心得不得了,说话就眉飞色舞。原来无量光院老和尚请求师父让我去他们寺院加行,就提到了“李桑估计坚持不下来......”其他小道场,每年最多也就十人左右,环境相对宽适轻松,不用时刻神经紧张担心“某某桑,事务所前!”跪坐不了可以盘坐,冬天不用挨冻,时间也最多100天,甚至几周都可以......


    无量光院的加行道场都是外国人,有黑人、白人还有棕色的。他们是先学习日文,再学真言密法......


    师父好像底气更足了,毕竟我顺利完成了加行,这在高野山那些观望者眼里,注定铩羽而归的中国李居然真坚持了下来。当天师父就吩咐师母,晚上庆祝。然后大家就你一言我一语,问我加行中的趣闻,当时记忆犹新,就边吃饭边讲。然后师母问我在里面时身体还好吧,我才想我除了起初的气管炎发作,后来都很好,就是有一天晚上睡觉前突然觉得腰椎疼痛,腰直不起来了。这下可要糟了,腰疼意味着明天修法前五体投地礼没办法做了,这样前面的苦就白吃了,也就预告要从这里“肄业”了。于是连忙点香,将持松法师的照片摆在小桌上还有以前静安寺密坛的照片,心里对佛菩萨和祖师念叨“千万别让我腰疼了,最好明天早晨起来又活蹦乱跳......”祈祷完毕,打开小书桌的抽屉,脸面居然有一包“点温膏”,就是汉方膏药。然后就对当时换了中村和我同住的安虅帮忙给我腰上贴了几个......早晨起床,腰不疼了!
    师父师母也是唏嘘不已。还想到了扫树叶、挑地板缝里的灰......


    三座法时间,分别称为初夜、中夜和后夜,和古印度的时间分法不同。在中午第二座法和第三座法之间,有40分钟的间隙,给我们休息,结果那个节骨眼好几个人感冒发烧。教头和尚坚定地认为有人生病是因为太轻松了,所以这个时间就被打扫卫生替代去了30分钟。具体干什么呢?就是在寺院里的山林扫树叶或用牙签挑地板缝里的灰尘。树林里的树叶能扫光?那也就是不叫树林了。地板缝里的灰尘能挑净,以为是天花板呢?


    师父、师母听得也是哈哈大笑......


    我进去的时候没有带小桌,师父当时就跟我说了,里面上届学员的很多东西都留了下来,你可以拿一个小桌自己用......


    大约上届的学员自己也有身体哪里疼痛的经历,才备用了膏药。


    在全部结束后,也将自己的被褥、使用过的很多能用的东西打包,写上某某某,留给了次年到高野山专修学院加行的宁波一个善知识。
    第三阶段完全实修,就是大家轮流登坛主法,时间也是三个月左右。与第一阶段的安排差不多,又可以对外通讯,恢复了放风时间等。
    或许我说“专修学院类似集中营”,还有有情不以为然,自己可以进去一年试试看,体会一下那种近乎“非人”的环境。


    古印度佛教的修行时间划分,是一昼夜分为六时,即昼三时、夜三时。晨朝、日中、日没,为昼三时,初夜、中夜、后夜,为夜三时。
    晨朝,即上午6-10点;日中,为正午10-14点;日没,为下午14-18点。初夜,即午后18-22点;中夜,为子夜22-2点;后夜,为晨2点-6点。高野山是将每日第一座下午2点左右称初夜,晚课前的第二座法下午5点左右叫中夜,凌晨4点第一座叫后夜。


    第三阶段还参加了一次高野山金刚峰寺举办的年例《长乐法会》,从下午6点开始至次日早晨8点。法会内容是歌赞世尊成佛,全程梵呗,大约一个声明集唱遍。那可是通宵达旦14小时跪坐......


    真言宗袈裟有三种,简袈裟——和领带差不多;白袈裟(五条衣),好像背在身上的包袱,据说是由唐朝僧人为了方便骑马适应战时避难而改造的;如法衣(七条、九条)国内常见的袈裟。


    一年“精进料理”,早中晚饭全部是一碗饭和一碗味噌汁,汤里是永远不变的红白萝卜卷心菜,中饭是一菜一碗米饭,有时菜换成面条,豆腐天天不断。


    从2005年4月开始至2006年3月,完成全部密法基础训练并接受了传法位灌顶。


    东瀛有密藏,本传自故唐;今生只身入,擎回济国邦!


    真圆合什!




    千二百年的呼唤——高野情怀(三六完)

    2006年-2007年于高野山大学加行道场得到中西启宝大阿奢黎中院《一流圣教》传授,得传灯阿奢黎位。


    2008年3月,取得高野山大学密教硕士学位。在大学院期间,整理复印诸多珍贵密法资料。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智慧没有开发,有钱、有物就能让生活佛法的密法传承下去?


    修行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过程,更是一个需要严格约束自己身口业的活计。在我们衣食住行中,放下贪欲、嗔心、愚妄、我慢确实太难,食色本性,社会的价值观共识,还有六道轮回的习气,都会让人们如饥似渴地追名逐利。


    放下甘怡美味去粗茶淡饭果腹,放下舒适安逸去感受艰苦困顿,放下华衣美服改穿粗缕布衣,搬出豪宅别墅住在陋舍寒室,有几人能真正做到?首先有必要吗?确实没有必要,但会就此知足吗?答案不言自明。为什么是“知足常乐”,咱们智慧的先祖怎么就没总结出个“不知足长乐”的教诫呢?


    如果我们能在行为上、心念中减少再物质的享受的注重,才是修行的初步。因为放下欲念,才能开始留意精神性,才能渐渐找到真正的平静祥和


    现在的很多修行人,更多只考虑生时的物质化问题,很少触及死后的精神性问题,所以即便开始放下,离真正发心出离还有很大距离。


    或许有人会说,如果你自己好好做大学老师,现在可能已经是教授了,如果你好好做律师赚钱可能已经小富了,你还会如此艰苦地去求法吗?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因为那是“如果”,世上没有“如果”。在到大系统中做出一个随意的假设,系统的结果便会出现无数的可能性,而当下的结果是唯一真实的,这就是自己的命运,虽然很艰辛很曲折,但却明白自己的最终追求唯有智慧。


    世界并非我们所看到的美好样子,真正的险恶总是在华丽的包装之下。尽管我可以用感恩的心看待一起,但不表示对于隐蔽的邪恶也听之任之视而不见,否则修行就完全失去了意义。


    人们羡慕美国、日本的发达,羡慕西方世界的自由,这些无可厚非。但是需要明白,民族和国家的命运与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从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中印自卫反击战......故意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发动阿富汗战争,任意插手中国的台湾事务鼓励台独,勾连日本、韩国布置军事包围圈......到发动此次针对中国的生物战争和贸易战争,我们看到了什么?


    就是伟大领袖毛泽东曾经说过的,“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如果给美国人以可乘之机,它会像针对阿拉伯世界那样将我们56个民族搞得四分五裂甚至可能被灭国。如果民族和国家出现危机,日本不会趁火打劫?不会露出豺狼本姓?如果不会,就不会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


    在第三阶段,我们曾经每周要去打扫大伽蓝的佛堂,在进入平时不对外开放的《爱染明王堂》,诸位可以猜猜我看到了什么?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慈悲为怀的出家人居然是丧心病狂的战争贩子的吹鼓手和拥趸!


    “祈祷大东亚战争胜利护摩法会”木牌!是由当时的真言宗座主主法的!这是佛教?那就是佛教中的超级败类,这种“佛教”就该灭亡!美国人的两颗原子弹让狼变成了一直驯服的狗,对于国人而言狼始终是狼,要将之驯化为狗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必须比它足够强大!否则稍不留意,狼就会恶狠狠地咬破你的喉咙。


    这件事,就让我对于日本的“佛教”不得不保持足够的警惕,文化侵略是如何进行的?就是在你不知不觉地赞叹羡慕中,将你引进设计好的陷阱,如同美国中情局对于中国年轻人的“奶嘴”计划,其效果不可谓不惊人,连我们的主流媒体很多都开始给国人灌输“娱乐至死”的毒汤了。


    那些移民出去的有情,现在有些恨不得中国大乱,乱的结果可能就是国家分裂甚至灭亡,那时即使在国外生活无虞,还会被人瞧得起吗?


    学会用大脑思维,除非开发了神通,脚后跟也可以思维。


    真圆合什!






    上一条:千二百年的呼唤——高野情怀(15~30)         下一条:暂无数据

    评论: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价

      尚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