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密文化
  • 海月情牵——一段往事的回忆

    时间:2014-8-23 浏览次数:1076 作者:温玉成 点赞:1

    温玉成撰于2002年秋


    1988年11月15日下午,在闻名世界的龙门石窟的西山,举行了两次庄严的佛教法会——金刚智及善无畏两三藏显彰碑开眼法要。专程前来参加法会的 日本国真言宗总大本山会坂口密翁长老等24人,白马寺住持释海法等10比丘,以及前来贺典的各界朋友约500人,欢聚一堂。一时间法乐阵阵,梵咒朗朗,烛 光闪闪,香烟袅袅,似乎把人们带回到了1200年前的唐玄宗(685至762)时代——那正是中天竺国高僧善无畏(637至735)渡流沙而东来、南天竺 国高僧金刚智(669至741)泛苍海以北上的时代。


    当中日僧众在金刚智三藏显彰碑前口诵《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时,天空飘来一朵祥云,淅淅沥沥洒下了一些雨滴——这是初冬的洛阳罕见的雨滴,为法会增添了甘露。日本朋友深信,这是吉祥的兆头。

    善无畏与金刚智,在长安和洛阳,移译真言乘经典,广结坛城,在一行(673至727)的协助下,创立了中国的真言宗(即密宗)。金刚智的弟子不空 (705至774)竭力宏扬法门,被奉为“三朝国师”(唐玄宗、肃宗、代宗)。不空的弟子青龙寺惠果(752至805)又将胎藏界、金刚界两部大法传给日 本国弘法大师空海(774至835)。空海创立了日本的真言宗。如今,真言宗法裔遍布全日本,他们饮水思源、寻根问祖、终于觅到了真言宗祖师的葬地——奉 先寺和广化寺。


    据文献记载:善无畏去世后葬于龙门广化寺,而金刚智去世后葬于龙门奉先寺。然而随着代谢年移、陵迁谷变、两座巨刹、鞠为茂草。明朝以来,人们已不知道这两寺遣址的确切地点了。


    在唐代,龙门有“十寺”,上述二寺亦在十寺之列。大诗人白居易(772至846)写道:“洛都四郊山水之胜,龙门首焉;龙门十寺观游之胜,香山首 焉。”日本国智证大师圆珍(814至891)曾于大中九年(885)底及次年初两次冒没膝大雪来龙门西山参拜广化寺的善无畏三藏舍利塔和奉先寺的金刚智阿 阇梨坟塔。他登上奉先寺时还隔着伊河遥望了东山香山寺的白居易墓。


    时光流逝,如电如泡。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学者关百益和日本京都大学的水野清一等先辈学者,都对“龙门十寺”问题作过考证,可惜均无结果。


    我经过多年的文献研究,结合实地踏勘,终于写出了《龙门十寺考辨》的论文(刊于河南省《中州今古》双月刊,1983年2、3期)。1984年3月, 以日本国高野山大学副教授静慈圆先生为团长的“空海赴长安之路访华团”来到龙门,我向他们介绍了这一研究成果,明确告诉他们:真言宗祖师葬地的奉先寺遣址 和广化寺遣址等十寺遣址均已发现。日本朋友听罢,先是惊疑,后是兴奋。当晚,他们邀我举行了一个长达2小时的“学术座谈会”——我被置于答辨的位置。那是 一个难忘的时刻,日本朋友提出一连串的问题,我一一予以回答,真可谓“问如猛雨,答如响雷”,他们完全承认了我的研究成果。


    从此,静慈圆先生成了我最密切的日本朋友之一。回国后,他参照我的论文,写出了《密教相承の祖师の足迹》的论文,发表在《空海·长安ての道报告书》 上。另外,我在龙门宝应寺遣址发现的禅宗七祖神会(684至758)塔铭公布后(题目《记新出土的荷泽大师神会塔铭》,刊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 究》季刊,1984年2期),引起日本学术界的关注。日本驹〇大学的竹内弘道君和前吋谷大学教授小野胜年先生,先后将该文译成日文发表,并著文加以评述。 (竹内弘道:《新出荷泽神会塔铭し=つえて》,驹〇大学《宗学研究》的第27号;小野胜年:《吋门と禅宗第七祖》,《大法轮》第54卷第3号)。大正大学 的金子宽哉先生为研究净土教问题,要我提供了《河洛上都龙门山之阳大卢舍那像龛记》的有关资料,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的曾布川宽先生、驹〇大学的石井修 道先生来洛参观访问时,向我赠送了他们的专著(《宋代禅宗史の研究》、《龙门石窟し=わけ唐代造像の研究》)。我的日本朋友越来越多,学术交流十分频繁, 我从中受益良多。


    1988年5月,静慈圆先生函告我:日本真言宗总大本山会拟于二寺遗址立祖师的显彰碑,请我与有关当局联系。洛阳市人民政府迅速作出答复:同意建碑 之举。6月初,我在北京会见了高野山南院住职内海有昭先生,讨论了建碑的有关问题。嗣后,我作出了三种设计方案,日方选中了唐玄宗时代双龙石碑的样式。6 月底,真言宗总大本山会代表总务的坂口密翁先生及静慈圆先生亲临洛阳,共同勘定立碑地点并与洛阳市民族宗教委员会达成立碑的协议。就这样,从协商到立碑完 成,前后只用了五个月的时间。坂口先生不无惊叹地表示:这么快就办成了这件大事,真是不可思议,感到震惊。静先生则以为这是“得时得人”的因缘。我告诉日 本朋友:这是开放政策带来的一个结果。


    洛阳市委、市政府对这一中日友好活动始终给予支持;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亲自挥毫为碑文书丹;龙门的农民闻讯称快,早在典礼之前,就有信徒在碑前烧香礼拜并献上了一束野菊花。中日两国虽是“山川异域”,却是“日月同天”啊!


    当11月15日晨,洛阳市副市长李本荣女士接见真言宗代表团时,坐在我身边的静慈圆先生即兴在笔记本上用汉文写下一首小诗,表达他的喜悦之情。那么,我就以这首小诗作为本文的结语——因为他也表达了我的感情。


    《祝善无畏、金刚智两三藏显彰碑开眼》

    山河容有变异,饮水不忘涓涓。

    立碑斯地,表彰真筌。重踏遗迹,海月情牵。

    仰愿三宝兴隆,笃信弥坚,僧俗众庶,共参法筵。

    祝愿中日友好,历久如鲜,子子孙孙,一意无偏。   

    上一条:弘法大师遗品         下一条:不空三藏与华严思想之关系

    评论: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价

      尚无评价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 伟哥官网